京东高管:京东平台在消费者心中体验和服务都是最好的互联网

2021-03-14

北京时间 3 月 11 日晚间消息,京东(Nasdaq:JD)今日发布了截至 12 月 31 日的 2020 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第四季度,京东净营收为 2243 亿元人民币(约合 344 美元),同比增长 31.4%。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 243 亿元(约合 37 亿美元),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人民币 36 亿元。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 24 亿元(约合 4 亿美元),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人民币 8 亿元。 整个 2020 年,京东净营收为 7458 亿元人民币(约合 1143 美元),较 2019 年增长 29.3%。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 494 亿元(约合 76 亿美元),而 2019 年净利润为人民币 122 亿元。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 168 亿元(约合 26 亿美元),而 2019 年净利润为人民币 107 亿元。

财报发布后,京东零售子集团 CEO 徐雷、京东 CFO 许冉和投资者关系总监李瑞玉出席了分析师电话会议,对财报进行了解读,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以下即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美银美林分析师 Eddie Leung:公司用户增长有不错的表现,想请问每单付费金额和运营杠杆是否因此受到影响?因为我们看到履约费用在销售额中的占比似乎比预期的要高。另外,徐雷提到说去年平台商户的续约率有很大的提高,可否请问目前平台商户的增长情况如何?

许冉:关于履约毛利率的问题,我们是从自营和第三方两个角度观察毛利率的,四季度 B2C 业务的毛利率出现了小幅下降,但是如果将自营产品的广告收入计算在内,这也是我们内部的计算方法,毛利率同比就有小幅提升,这些数字的计算也都包含了四季度我们将 2020 年前九个月的利润进行再投资的情况,我在上次财报会上提到过相关的计划,主要用来改善用户体验和加强物流基础设施的建设。四季度自营业务的履约毛利率同比也有小幅改善,全年的履约利润率改善在 0.2 个百分点左右,驱动这一数字提高的因素是多个业务毛利率的稳步提升,也有产品品类调整方面的原因。员工福利方面对于全年履约利润率的影响不大,我们在 2019 年有一次性的增值税优惠,(2020 年)金额一样。

导致公司整体履约毛利率下降的原因是第三方业务,四季度第三方业务贡献的营收占比出现了小幅下降,虽然销售额同比是增长的。对于公司第三方卖家市场的健康表现,我们是颇受鼓舞的。第三方市场的产品组合变化很快,医疗保健,超市,电子产品和家电比服装和家居品贡献了更高的销售额,也就是说那些营收转化率更低的品类,相比营收转化率高的品类增长更快。但是,我们认为这种增长是健康的,是京东第三方市场形成良好生态系统的表现。

徐雷:京东的平台在消费者心中的体验和服务都是最好的,全年来看,公司的商家数量在稳步地提升。由于消费者对我们的要求更高,所以我们对于商家的服务质量和商品质量的期待也比其他平台更高,商家的服务能力和产品能力也更好。去年我们将一些低质和低效的商家进行了清理,新引进商家的绝对数字还是比较高的,而且他们的经营质量和服务能力都有大大的提升。根据我们内部对于商家质量的监测,开放平台的转化效率有了明显提升,而且商家经营店铺的效率也有比较大的提升。我们的商家续签是截止 3 月 30 日,目前来看续约率有很大的提升。另外,通过全年的监测,商家的满意度也有比较大的提升。

高盛分析师 Ronald Keung:管理层提到了新业务的进展,包括京喜等等,公司对于这些业务有怎样的投资计划?哪个新业务会是未来关注的重点?

许冉:公司在四季度升级京喜为事业群,增强各事业群的协同效应。我们在社区团购和线上生鲜业务方面看到结构性增长机会,包括巨大的市场规模和高度碎片化的供应链,通过技术和经营模式创新,我们相信在运营效率方面有巨大的增长潜力。另外,我们认为社区团购的模式更适合低线城市小金额商品的线上购买,因为这种模式可以利用短链物流来提高履约效率,也可以提高库存管理和营销效率,尤其适合那些不易保存和需求量较小商品的销售,为低线市场用户提供更好的消费体验。目前大多数业内公司的增长都来自线上流量的驱动,但是我们认为团购最终还是会回归到零售行业的本质,最终的竞争还是在于产品,运营效率和消费者体验。我们认为竞争是长期的,而最终目标是通过技术的应用来改善低线市场批发和零售供应链的运营效率,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京东致力于团购的开展,公司将采取差异化的方式,更加聚焦供应链和物流网络,运用既有的能力。对于团购的拓展,我们需要建设本地化的供应链,短链物流网络,技术支持和运营工具,另外还有管理人员和业务拓展人员的招聘,以及新用户购买习惯的培养。这些都需要在不同城市的投资,但是我们也不是完全的从头开始,之前就一直在进行小规模的测试工作。

京东便利店业务最近更名为京喜通,我们已经在快销品行业建立了 B2B 供应链,包括一些本地供应链,我们之前也建立了 B2B 物流网络,以及国内某些地区的本地业务拓展团队。京喜通目前有 100 多万个中小企业客户,其中有一些便利店主可以成为公司团购业务的团长。公司既有的中心化采购平台,也就是之前徐雷提到的中台系统,都可以为京喜拼拼提供快销品,家居用品和其他品类商品方面的支持。我们也加强了同合作伙伴在农产品方面的合作。京喜瞄准的是低线市场,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忠实用户,我们也发现用户从使用京喜到使用京喜拼拼的转化率非常高,我们也可以复制京喜的运营,并同时做出调整,来推动拼拼业务的增长。拼拼同时可以增强低线市场商家和消费者的参与度,包括吸引便利店来使用京喜和京喜通的服务,以及使用京东 App。这也是我们重组和整合三个事业部门为一个事业群的目的。公司向这个项目派驻了最优秀的人员,也得到了公司核心零售和物流事业部门的支持。

投资方面,公司做了充分的资金准备,我们会随时监测投资回报率,根据市场情况不断做出调整。目前来预测新项目的总投资额还比较困难,因为市场一直处于动态发展之中,业内公司也非常多,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们不会采取提供补贴,在短期内获取用户流量的策略,我们的投资会用在提高核心竞争力上面,不断提升驱动业务增长的技术,为用户,商业伙伴和社会提供长期价值,这也是集团一贯的经营原则。

为了提高公司同投资者沟通的透明度,公司决定从一季度开始,将京喜事业群从京东零售中分离出来,在财报中归入新业务项。我们对于该业务的增长充满希望,未来将同投资人有更多这方面的交流。

徐雷:我来从业务思考的观点补充一下。不仅仅是电商,包括零售,最重要的还是消费者,产品和平台。京东最早是品类的扩张,紧接着推出自营和开放平台两种模式,但是他们更多还是围绕货品的扩张。第二是消费者人群的拓展,从最早的 3C 数码,不断拓展用户群,包括低层市场用户,女性用户等等。第三是从线上中心化,我们逐步探索线上的去中心化,以及这两年我们在探索线下和全渠道业务。这是京东发展的逻辑,而背后的逻辑是我们能不能在特定的领域里面,在成本,教育和体验方面,或者去解决消费者痛点,或者去找到更领先的商业模式。这一年从京东零售孵化出来健康和工业品业务,出发点都是考虑能否为这个行业创造价值,解决行业的痛点。京东在历史上曾经有很多公司都发生过的问题,那就是只看新进入的市场规模,而我们现在是用价值和长期的观点去看待是不是值得我们投入和开发创新的业务。我们希望为整个行业,投资人和消费者打造持续和稳定的业务,包括业务的发展和创新。

花旗银行分析师 Alicia Yap:四季度公司是否已经从社区团购业务中取得营收?公司快销品是否收到竞争的影响?另外,一季度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正常情况,公司不同品类商品的销售有没有什么不同于往年的特点?

徐雷:我来回答快销品和年货节的问题。目前整体的社区团购行业主要聚焦于几个领域,其中生鲜和消费品领域涉足的比较多,还有少数公司拓展数码产品的团购,但是比例比较低。目前来看,消费品和生鲜收到社区团购的影响并不大,这个跟消费者的购物习惯,品牌影响力和货品单价有错位,反而是很多社区团购公司希望同我们合作销售公司平台上的部分商品。今年的年货节同去年相比有很大变化,从整体的销售情况和参与用户角度来说,跟去年相比还是非常不错的。包括礼品,美妆和食品等品类的销售都非常好。另外还有包括家电在内的一些品类,去年 2 月因为疫情原因而积累的需求也都释放出来。还有跟清洁和健康,包括口罩等相关的产品不如去年那么强劲,不过我认为这是在疫情得到缓解之后出现的一个很好的情况。最后,因为国家今年倡导就地过年,所以我们发现异地订单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两倍;也是因为在本地过年,很多商家往年长时间的休息,而今年不歇业,或者每天的运营时间更长,所以今年年货节商家的参与度比往年更高。

许冉:关于四季度社区团购业务贡献的营收,这个业务公司目前还是小规模的测试,四季度只做了一两个城市。所以营收的贡献可以忽略不计。

http://www.mamashansdigital.com/hulianwang/217.html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