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失落的魅族:黄章难言成功,亲弟弟黄质潘能行吗互联网

2021-03-15

许久未被外界关注的魅族,近日因宣布取消附赠充电器而上了热搜,却被网友嘲讽 “没有苹果的命,得了苹果的病”。

2017 年 2 月,魅族创始人黄章在危机中宣布复出。此后,在他的主导下魅族推出了魅族 15、魅族 16、魅族 16s、魅族 17 以及 3 月 3 日刚刚发布的魅族 18。

不过,2016 年 2200 万台的总销量却成为了魅族成立 18 年来的巅峰时刻。虽然 2020 年实现盈利,但其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却已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黄章复出四年来,魅族的管理层、品牌定位、产品线、渠道等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黄章交棒亲弟弟黄质潘,他又能否带领魅族触底反弹?

01、能否撑起高端野心?

自黄章回归以来,其采取的战略便是聚焦中高端市场,为此甚至不惜砍掉了魅族的销量担当魅蓝系列。

图:魅族 18 Pro 售价

从魅族 15 系列到此次发布的魅族 18 系列,也能够看到其产品售价在不断攀升,起售价区间已经从 2000-3000 元,跃升至 4000-5000 元。其中魅族 18 Pro 的最高版本售价高达 5999 元。

“本来销量就不咋滴,这定价是想要关门了吗?”一位网友调侃道。质疑的还有魅族的铁杆粉丝,一位正在使用魅族 17 Pro 的用户向新浪科技说,看完发布会比较失望,下一款手机可能要选小米了。

“曾经魅族和小米是年轻人最喜欢的国产手机品牌,而且早期魅族对小米形成压制。现在小米稳居中国市场前五,可以向苹果华为发起挑战,魅族却快销声匿迹了。”

实际上,高端化是魅族一直在尝试的。

2017 年 7 月发布的魅族 Pro 7 系列可谓是一个分水岭。魅族 Pro 7 系列分别搭载联发科曦力 P25 和曦力 X30 处理器,最大的亮点是采用了前后双屏的设计,这也在众多国产手机中独树一帜。不过遗憾的是,魅族 Pro 7 系列并未受到魅族用户的认可,造成了大量库存积压,这也直接导致了原魅族总裁白永祥的隐退。

回顾魅族 Pro 7 系列失利的原因,联发科处理器难以支撑起高端品牌和价格是原因之一;此外,激进的产品创新也未能考虑用户群的接受度。

黄章回归后的数代旗舰中,高通处理器开始成为主力,同时在产品创新上也更加稳健,价位段也是不断提升。

但目前魅族要站稳高端市场的另一大短板则是品牌。此前黄章曾力邀在三星和华为操盘高端产品线的杨柘加盟,并制订了 “惟精惟一”的品牌口号,但却引发了内部斗争以及粉丝群体的不满。杨柘离开后,魅族重新恢复了 “追求源于热爱”的口号。

从其它厂商的状况来看,高端化确实是大势所趋,尤其是华为在高端市场供应不足的情况下。不过华为有研发投入和硬核技术加持,小米有 Redmi 保量,OV 也是拥有着丰富的产品组合。对比之下,魅族想要站稳高端市场,仍旧难以支撑起野心。

02、销量惨淡换取盈利?

在黄章的大力整顿之下,这几年魅族的管理层也大换血。

被外界称之为三剑客之一的原魅族总裁白永祥最早淡出人们的视野;2018 年 12 月,原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Flyme 事业部总裁杨颜宣布卸任;2019 年 7 月,魅族原高级副总裁李楠宣布离职。至此,魅族 “三剑客”彻底淡出魅族。

黄章曾在魅族社区中谈及这几位核心高管离职时表示,“前几年魅族粗犷发展用亏损换规模,当资本潮退去,魅族包括我在内的经营委员会不得不改变公司策略。在改变的过程中免不了失速和损失,当然也包括启用一些更年轻的骨干。我们都是凡人,自我膨胀是魔鬼。”

对于魅族粉丝为 “三剑客”的辩解,黄章直言:“对公司来说,能挣钱的就是人才,不断亏钱的就是费才。”

今年 2 月,一封魅族内部信对外流传,让外界吃惊的是,内部信落款为魅族 CEO 黄质潘。这一方面意味着黄章回归四年后可能再次选择隐退;另一方面,黄质潘是黄章的亲弟弟,这也再次引发了外界对魅族 “家族企业”的质疑。

图:魅族新任 CEO、黄章的弟弟黄质潘

黄质潘在内部信中提及,魅族在 2020 年实现了扭亏为盈。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魅族在 2020 年仅发布了魅族 17 / 魅族 17 Pro 这两款产品。在产品定价不断提升之下,确实对利润产生了一定的积极影响。

但这换来的也是销量不断下滑。根据魅族公布的数据,其 2015 年手机总销量为 2000 万台,同比增长 350%;2016 年总销量为 2200 万台,这也是魅族多年来的高光时刻;2017 年则下降至不到 2000 万台;而根据赛诺发布的 2018 年中国市场手机销量排行,魅族当年销量为 948 万台,同比下降 46%。

到了 2020 年,根据 CINNO Research 公布的国内手机销量监测数据,魅族单季度的销量已经下降至 20-40 万台之间,这意味着其全年销量也仅在 100-200 万台左右。

“我们这里的魅族专卖店几乎都已经关了,前些年还有很多家。”一位手机渠道商说,“魅族现在线下也布局不起来了。合作渠道商都亏惨了。有那资源开华为,OPPO,vivo,小米不比小众的魅族赚钱?魅族玩死了渠道,线上的价格比线下还便宜就算了,线下还没什么货,交了加盟费,拿货都带坑的。”

新浪科技在魅族官网搜索北京的魅族专卖店,也只看到了东城区和通州区两家授权专卖店,与前几年的众多线下门店形成鲜明对比。

魅族也在尝试重建线下渠道体系,不过是选择的更轻的方式。今年 1 月,魅族与苏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计划在苏宁门店新增 300 + 服务网点、在苏宁物流基地新增 4 大魅族原厂服务中心,解决售后服务问题;今年 2 月,魅族又与京东之家达成全渠道深度合作,魅族的产品将入驻京东之家门店,以重建线下渠道的覆盖。

03、晚到的 IoT 布局

经过 2020 年的精品策略之后,重新实现盈利的魅族也开始再次尝试多元化。其 2021 年的战略是 “一体两翼”,其中一体是指手机,也是核心业务;两翼分别为智能家居与 AIoT 智能穿戴业务。

2020 年底,魅族正式推出了其智能家居品牌 Lipro,在 IoT 上的布局可谓是姗姗来迟。与手机业务相同,黄章为 Lipro 定下的策略也是要布局高端市场。

图:魅族 Lipro 主打的核心

“市面上真正好的智能家居太少了,用户选择成本太高,我们要去做出自己愿意放在家里使用的好产品。”黄章说。

据悉,魅族内部为 Lipro 定下了三年的规划目标:未来三年涉足三大领域,覆盖照明、安防、控制三大市场,并在 2023 年实现全屋智能,成为中国高端智能家居的前三。

不过与其它手机厂商相比,魅族在 IoT 业务上的发力着实太晚。目前 Lipro 推出的品类还以切入相对容易的健康照明产品为主,同时为了尽快打开市场,魅族选择了兼容市面上的平台协议,比如华为、苹果、阿里、亚马逊等。

Lipro 在产品风格上延续了魅族手机的基因,强调黄章式选品、魅族式堆料和设计。但这种带有强烈黄章个人色彩的选品能否得到大众的认可,还是未知数。

在魅族 18 系列发布的前一天,魅族也专门举行了 Flyme 的一场发布会,其智能穿戴系统 Flyme For Watch 也正式亮相。

据悉,魅族将在今年五一前后推出其智能手表产品 Meizu Watch。而在魅族之前,华为早已是中国市场可穿戴设备份额第一,苹果、小米、OPPO 和 vivo 也在智能手表上布局良久,更是有着华米科技这类在智能手表品类深耕的垂直企业,无论是高端市场还是性价比,留给魅族的空间都十分有限。

目前,华为和小米已经在 PC、电视、音箱等多个设备上形成了 IoT 生态的完整布局和联动性。华为主打高端市场自不必说,小米也先以性价比手段占领市场,近日雷军还强调,“小米将不再做平庸的产品,而是打造智能的、高端的、能够体现创新的产品。2020 年小米会聚焦在创新、高体验价值的高端家电,更专注、更克制。”

04、结语

黄章的复出,让魅族重回了盈利轨道。但失去的是手机厂商们挤破头争抢的市场份额。

在砍掉魅蓝这个销量支撑后,魅族要在高端市场站稳仍需努力;而在巨头林立的 IoT 市场,魅族也亟需冲出重围,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黄章交棒黄质潘之后,魅族再次走到了从聚焦到扩张的十字路口。而这一次又是否会重蹈此前的覆辙?

http://www.mamashansdigital.com/hulianwang/225.html

1
3